译作:圣西卢安如何与非正教徒对话

版权声明:若您想转载此文,请按版权申明格式转载;若有杂志想出版此文,请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阿索斯山的圣西卢安(Silouan)如何与非正教徒对话 译者:译者:Albert Sun,牛津大学神学与宗教系博士生 文章来源:Saint Silouan1 the Athonite, by Archimandrite Sophrony (Sakharov) (Essex, England: Stavropegic Monastery of St. John the Baptist, 1991), pp. 63-65. 英文链接,请见这里 译者注:此文章引自圣索弗罗尼•萨科哈罗所著的阿索斯山的圣西卢安传记,圣西卢安(1866-1938)为圣索弗罗尼(1896-1993)的属灵父亲,因此此书有特别的参考价值。 西卢安神父对待不同于他的人的态度是,真诚地希望看到他们身上的优点,不冒犯他们认为神圣的任何东西。他始终保持自我,坚信 “救赎在于基督般的谦卑”,凭借这种谦卑,他努力用自己的整个灵魂去诠释每个人的最佳状态。 他以自己爱基督的能力找到了通往每个人内心的道路。 我记得他与一位从事传教工作的大司祭「即正教神父」的一次谈话。这位大司祭对「西卢安」长老评价很高,并多次在访问「阿索斯」圣山时去拜访他。长老问他向人们布道的内容是什么。大司祭还很年轻并且缺乏经验,他用手比划着,全身摇摆着,激动地回答说:“我告诉他们,你们的信仰是全然错误的,是堕落的,没有一样是对的。如果你们不悔改,就不会得到救赎。” 长老听完他的话,问道:“大司祭神父,请你告诉我,他们是否信仰耶稣基督,信他是真的上帝?” “是,这他们还是信的。” “那他们敬重圣母吗?” “敬重,但是他们对她的看法不对。” “那他们对圣人怎么样呢?“ “他们是敬重圣人的,但既然他们已经脱离了教会,他们还能有什么好的圣人吗?” “他们在教堂里事奉礼仪吗?他们读福音书吗?“ “是的,他们确实有教堂和礼仪,但如果你把他们的礼仪与我们的相比,他们的礼仪是多么冰冷而毫无生气!” “大司祭神父,人们在信仰耶稣基督、敬重圣母和圣人(他们在祈祷时会呼求圣人)时,会从灵魂深处感受到他们在做正确的事情,所以如果你谴责他们的信仰,他们是不会听你的…… 但是,如果你肯定地说,他们信仰上帝、敬重圣母和圣徒做得很好;他们去教堂、在家里祈祷、阅读圣言等都是正确的;然后温和地指出他们的错误,告诉他们应该如何改正,那么他们就会听你的话,上帝也会为他们感到高兴。这样,我们就都能靠着上帝的慈爱找到救赎…… 上帝就是爱,因此传讲祂的话语必须始终以爱为出发点。 这样,传道者和听众都会受益。但如果你只会谴责,人们的灵魂就不会理睬你,也不会得到任何益处。” 译者按:好像没有什么翻译的先例。我找到有中文网站用过“西拉”,不过用“西卢安“按发音可能更合适。 ↩︎

April 23, 2024 · ephremyuan

为何不能说非东正教的基督教派是异端(再修版)

版权声明:若您想转载此文,请按版权申明格式转载;若有杂志想出版此文,请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本文初稿于2022年1月9日,修订于2024年4月21日,再修于2024年4月22日。本文的初始题目是《新教是异端吗?》,现在的题目是:为何不能说非东正教的基督教派都是异端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本文是从教会合一的视角出发的,本文并不意味我们平台的讲员都需要认同。 读者须知:本文所言之东正教会都是指今世有形可见之正教会,而不是末日审判后才知晓的完满整全的教会。 按:光从东方事工开始以来,笔者逐渐对国内的正教圈子熟悉起来。并且由于最近知晓一些新教徒和新教教会,因国内一些正教出版物和正教徒的言论,造成了张力和不和。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加剧,故成此文。故回答的问题如下:从东正教的角度,为何不能说所有非东正教的基督教派是异端? 从东正教的视角,为何不能说所有非东正教的基督教派是异端? 答: 序言 首先,本文不是一篇纯学术文章,不会给读者细致地梳理目前东正教对其他教派的源流,代表人物和看法;其次,本文的绝大部分观点皆来自于维尔主教的《东正教会》1,尤其是其中第16章的内容;最后,本文的主要目的是反对那些没有爱心,直接跟对方「即非东正教的教派的人」宣告他们就是异端的人。 「按:有人指出,基督教派不是教会,而只能称为团体,然而这不是大众约定俗成的说辞,为了清楚表达本文所指团体为何,这里一律采用教派的说法」 什么是东正教?哪些又是非东正教的教派? 所谓东正教,在早期,主要指东罗马帝国的教会,其名称是在与天主教决裂后才有的,目前主要包括希腊、俄罗斯、罗马尼亚、塞尔维亚等地的教会,也包括一些古代辖区的教会,如耶路撒冷辖区,安提阿辖区,亚历山大辖区的教会。 而非东正教的教派,顾名思义,即一切不是正教,却宣告自己是信基督的教派,尤其是认信尼西亚信经的所有教派,主要包括: 「按:亦有信友指出,天主教和新教加了和子句,故此他们更改了尼西亚信经,因此,他们不是信尼西亚信经的团体。然而,和子句已经超出了本文的探讨范畴,并且这种理解尚未得到大众的认可,估计新教和天主教也不会赞同这种看法。读者完全可以按自己的宗派背景去理解,这里不再详述。关于和子句更多的细节,本平台Pino博士开过一次讲座和子句与拜占庭传统,欢迎大家去看」 天主教 所有新教教派(安利甘宗,路德宗,改革宗,加尔文派,浸信会,福音派,灵恩派等等) 其他东方教会按语种划分,可大致分为以下: 叙利亚教会 科普特教会 亚美尼亚教会 埃塞俄比亚教会 异端一词含义的变化 在早期教会,异端是与正统相对而言的,异端就是不正确,不正统的意思。教父频繁使用heresy「中译为”异端“」这个词并不是指某个人或某个教派当受咒诅,该下地狱的意思,也不是指那个人,那个教派定然丧失救恩的意思,而更多的是指,那个人或那个教派的思想不正确,不是使徒传下来的正统教导。换句话说,教父们用这个词的时候,只是想说,你错了,你听我的,改过来就好了。 然而,伴随着大公会议对各类异端的谴责2,如阿里乌主义等,异端这个逐渐附加上了咒诅、要遭上帝谴责和审判的含义。自此之后,没有哪一个教派喜欢以异端自居,因为异端暗指的是上帝的审判和谴责。 伴随着15-16世纪宗教改革,异端这个词在西方绝不仅仅是指对方错了,更多的是想说对方应受到上帝的谴责和审判,该下地狱。在现代,异端这个词在没有明确定义的情况下,基本上是强调自己是正统的,指责对方该受到上帝谴责,该下地狱的意思。 由于上面的原因,我相信,没有人,没有任何一个基督的教派喜欢称自己是异端的,因为这个词极大地暗示了,被扣上”异端“帽子的教派或人是与上帝隔绝,该下地狱的。 因此,当现代人用异端这个词时,它同时具备两个含义,第一,对方不正确,有错误,需要改正;第二,暗示对方会受到上帝的谴责和审判,同时由于历史上,教会得到政权的支持,也暗示了政权可以对异端施加强制或暴力手段。这也暗示着可以对被扣上”异端“帽子的人或群体采取暴力手段。一个正常人不会接受异端所暗含的第二层意思,但对于第一层含义,只要在爱心中和平理性的探讨,就是可以的。 「注:若无本文特别说明,异端就特指同时包含上面两层意思。」 异端教导/思想(heresy)与异端「教派」或异端分子(heretic)的区别 可见异端一词已经与上帝的审判和谴责密不可分,然而在东正教圈内,区分了异端教导/思想与异端「教派/教会」或异端分子。 异端思想即使在教会内部也难以避免,而神父,主教们的任务就是劝勉这些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改正。这是一个持续不间断的过程,一个刚信主的人难以避免地带着一些异端的思想加入教会,而神职人员——甚至教会中较为属灵的长者——的任务就是要劝勉他们不断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改正过来。 然而,判定某个团体是异端,某个人是异端分子却是另外一码事。第一次大公会议之前,阿里乌的教导在教会中兴起,有很多人起来反对阿里乌的教导,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亚历山大的主教阿塔那修。当时应该有不少人认同阿里乌的教导,这个时候的教父使用异端(heresy)这个词,并没有谴责对方应该受到咒诅,受到上帝审判的意思,而仅仅是指出他们的教导是错误的,不合正统的。并且他们希望这波人能够回转过来。为了解决这个争端,君士坦丁决定于325年在尼西亚开一次会议,此次会议正式谴责阿里乌主义为异端(heretic),谴责新非信奉阿里乌教导的人为异端分子,此后,伴随着政权的强制力,他们的主教被流放,群体遭到解散,著作遭到销毁。 从这次大公会议,我们看明一件事: 就是”审判“某个团体/教派是异端,某个人是异端分子的权柄不在任何个人,而在于教会会议 即便圣阿塔那修有一人对抗整个世界的勇气,他的正统思想仍需要在第一大公会议得到体现,才能最终被教会全体认可。换句话说,当一个圣人或教父谴责一个群体/教派为异端时,他的这种说法需要得到教会会议的进一步确认才能公开宣讲。 并且,大公会议是在一定的历史时空当中发生的,它具有历史性,它们出了一些教规,谴责了当时的一些异端思想和秉持这些思想的人物或团体,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谴责也百分之百地适用于当下的情形。这是两码事。 因此,对正教徒而言,我们需看明一件事:除非有东正教教会会议成文地宣告某个非东正教教派是异端,我们最好不要说它们就是异端,尤其是不可当着他们的面这样说。这是不守规矩,又没有爱心的表现。 反之,我们不说这些教派是异端,难道就意味着它们是真教会,它们是也是正统的吗?当然不是,这仅仅是意味着我们与它们还没有和好。我们不是从同一个根出来的吗?使徒们听从耶稣的大使命,把福音传遍天下,难道只有从罗马帝国出来的教会才正统吗?我们主耶稣难道没有为教会合一祈祷吗?既然如此,正教信友们为何这么急着把异端的标签放在人家身上呢?你以为放这样一个标签,人家就愿意“降服”在你的“正统”之下,与你合一吗?你以为跟人家争论,就能说服人家回转吗?说自己正统,是通过将异端这个词给别人的威压来体现的吗? 要知道,和好目的不是要争论,争论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而是要在爱心和忍耐中和平理性的对话,因此在言语上尤其要避免使用异端这样带有审判性的字眼。 维尔主教对于正教看待非东正教的基督教派的总结 根据维尔主教《东正教会》书籍16章的记载3,目前在西方,东正教内部看待其他教派虽然有的严格一些,有的温和一些,但没有一个会直接宣告其他非东正教的教派就是异端的,因为这是一种审判和控告,是没有爱心的表现。虽然如此,有些出版物还是会使用异端教导/思想这样的词汇,这是难免的,因为他们这样仅仅是告知对方,对方有些错误的,不正统的思想,希望对方回转,并没有谴责,咒诅对方的意思。 在维尔主教的书中,为了限制正教徒们审判其他非东正教的教派/团体,维尔主教引用科霍米亚科(Khomiakov)的话说: 鉴于这地上可见的教会不是主在末日审判时完满整全的教会,她仅在自己的有限「范围」内行动和知晓…她不审判其他的人…其他的人类,无论是否与教会分离,她都留给末日审判「之时」4 读者需留意,这今世有形可见的教会与末日审判之完满教会之区别,它们是有距离的,我们不可把二者混同。本文所言之正教会,若无特别说明,是指前者,而非后者。 维尔主教又说: 我们不能简单地说,所有非正教「的教派」都是外在于教会的…「我们不能」把其他的基督徒看得好像与不信者同列。5 由于今世有形可见的正教会与末日审判出现的完满教会的区别,这今世有形可见的正教会与真教会并不是完全重合,完全等同的,因为有一些虽然有形可见地身处有形可见的正教会,但他不一定就是真教会的一员,也有一些虽然没有身处有形可见的正教会,但他却是真教会的一员。根据尼西亚信经,东正教相信自己就是是唯一、神圣、大公、传自使徒的教会。然而这里教会一词,却并不是跟今世有形可见的正教会完全等同。 我想正是基于这一原因,维尔主教拒绝说“所有非正教「教派」都是外在于教会的”,随后他又拒绝”把其他的基督徒看得好像与不信者同列"。他应该是建议,相比不信者而言,其他的基督徒更有可能以一种无形,不可知的方式身处于这个教会中。换句话说,我们不能断定其他教派的信友就一定不是真教会的一员。 这就像有人相信奥古斯丁的预订论,认为上帝预订了一些人会得救,但我们不能在此时就轻信自己的逻辑,进而推导说,因此,上帝也预定了另一些人不得救。同样的道理,正教徒们相信自己的教会是唯一的真教会,并且这个教会是有形可见的,有较为清晰的组织架构的,然后由于上面提到的这种有形可见之教会与真教会并未完全等同性。我们不能进一步推导或暗示说,在这个有形可见的教会之外就必定无救恩,在这个有形可见的教会之外就完全没有真教会的成员,在这个有形可见的教会之外的人员都当下地狱。这是两码事。 因此,相信自己的教会是唯一的真教会是一码事「这是尼西亚信经的宣告,必须相信」,说非东正教的教派有异端思想是一码事,宣告这些教派就是异端又是一码事。正教徒可以说,其他教派有异端思想(即有错误的,不符合正统的教导),但不可审判他们,直接说他们就是异端(这是没有爱心的表现)。试问说非东正教的基督教派是异端,这种说法,跟有些信徒传福音的时候,说,你不信耶稣就下地狱有何分别?这不就是说,你不转宗,你就是异端,不是真教会,你就下地狱吗?我们传福音,是要挟人信主吗? 再者,根据笔者个人经验,也从未听闻哪个神父或主教直接宣告这种观点,如果牧者们不建议信徒这样宣讲,而信徒却到处宣传这种言论,只能说明他们不守规矩,并且在结果上造成了其他非东正教的基督教派和东正教的张力和不和。在我看来,这种观点除了挑起争端和”拉“仇恨外,并不会对教会合一带来任何益处。 因此,笔者总结如下: 这今世有形可见的正教会即不会说其他教派是真教会。因为它还没有跟这些教派和好。 也不会说在其他教派甚至不信者中就完全没有真教会的成员。 这今世有形可见的正教会即不会说其他教派的所有教导都是正确的(对于天主教,主要是和子句和教皇权威;对于新教主要是神恩与自由意志,对因信称义的解释等等,换句话说,在其他教派有异端教导出现) 也不会“审判”其他教派都是异端(这是没有爱心的表现,又是在审判他们)。6 结论 我们要谨慎自己的言语,在说某人或某个教派的教导是错误的,与宣告某人或某教派是异端之间还是有距离的,前者是讨论交流,后者就带着审判的意思,基本上就定性了那人或那个教派与上帝隔绝了。记得沙漠教父阿迦同第5节中的话 据说,几个修士听说阿爸阿伽同有很强的洞察力,就过来探望 他。他们要试探他是否会发脾气,就对他说:“你就是那位盛传 是好色、傲慢的阿伽同吗?”他回答说:“的确是的!”于是他们 追问说:“你也是那位经常信口开河的阿伽同吗?”“我的确就 是。”他们又问:“你就是别人所说的异端分子阿伽同吗?”这时 他答道:“那我肯定不是异端分子。”他们又问他说:“你说说为 何我们抛了这么多的控诉,你却只否认最后那个诽谤昵?”他回 答说:“前面几条控诉我能接受,因为这对我心灵有益处。可异 端分子分明与上帝是隔绝的。我则不愿意与上帝隔绝!”他们听 了都惊讶于他的洞察力,得到造就,就回去了。7 在这里阿迦同,面对人说他是好色,傲慢和信口开河都表示接受,因为这就是我们罪人的本相,也表明他的谦卑,但他却拒绝了异端份子的指控,他说:“异端分子分明与上帝是隔绝的。我则不愿意与上帝隔绝!” 可见说其他基督教派或某个教派的人是异端是多么大的指控。这种指控是彻底否定了非东正教的教派毫无上帝恩典可言,是与上帝分离了。...

April 21, 2024 · ephremyuan